起跑點 終點線  (完)

Posted on 2010/05/21 21:27
Filed Under R男看世界/嘴砲工廠



  或許是第一天實在過得太爽太顯眼,被上層說了什麼。隔天就恢復了晨操和慢跑。但整隊後愛兵如己(?)的班長總不忘提醒,身體不適的可以留下來掃地。 每天這麼宣告後,大約會有三至四成的人會留下,以野狗搶食之姿圍向裝掃具的竹簍,大搶掃具;其他搶不到的,也要硬留下來撿撿葉子、甚至是幫拿畚斗,平日也看不出來有這麼愛乾淨。
  奇怪的是到了下午的放風時間,身體不適的同一群人,就由掃具改為搶球具。在空地就定位後,個個驍勇善打,完全看不出早上任何病痛的癥狀,瞧!人體的奧秘就是神!。

  日子過得很快,一個星期過去了。一方面是想體驗為時不多的軍旅生活,另一方面是不想和洩我底的班長打照面。 幾乎只要有公差,我就去。其他人大抵是在中山室看電影,醉生夢死。在星期天的早六查之前,我一度以為日子是可以這麼輕鬆安穩的瞞混過去地。

  
所謂的六查是軍隊用語,算是進階版的學校朝會。但規模是全營,還得全副武裝答數唱歌到司令台,查裝備、查儀容、查人數....查來查去我也不大記得要查什麼。


  當天某個不甚熟識的值星過來噹我的鬍子沒刮,我直覺就是照實報告說早上我有刮,還拉著左右鄰兵當人證,極力地替自己澄清。但他就是不死心的要盧我承認沒有刮。 一來一往說了三五句,他撂下一句六查完後找他單獨談話就走人。
  我鄰兵是個前軍校生,他用一副你死定了的神情對我說:「他說你有你就有,別亂頂嘴。你敢在全營的面前不給值星面子,他一定在背後弄你,你這麼屌;難不成你爸是將軍啊.........」


將軍將軍!!! 不要在我面前再提這二個字啦啊啊啊啊啊............. (崩潰~)



****************************************************************************



  之後連上開始有了雜音。好奇的猜測誰是將軍之子。 我呢....則是更低調的過著自己的日子,挖水池、砍樹根、拌水泥............. 終於撐到了最後一夜。全營齊聚餐廳,為了這次的零退訓紀錄而慶祝。有好事者跑去問遍連上的頭兒,誰才是將軍之子。每個人的答案都一樣,有爽到就好,知道的不要說,不知道的不要問。這樣的回覆近乎證實了傳言。

  裝傻就算了,每個回答後又不忘補上一句「軍隊中,人人平等。」這種屁話來。

  隔天大早,搶過最後一次掃具;喊過最後一次親愛精諴;唱完最後一次「中國的駱駝」,就是一連串的離營作業。發還裝備,填寫退伍相關的文件;近中午踏出大門,將以後用不到的隨身裝備交給門前收購的小販後,就地解散,結束了保家衛國十二天的煎熬。速度快得沒有任何的真實感,也無所謂的離情依依,
  一部分的人沿著鐵軌走向成功車站,我和另一部分的人分錢包了台小巴士,坐向市區。在車上,司機大哥轉大羅百吉的電音,一邊用言語打探有沒有人有興趣去「鬆」一下。或許正好同車的人都是不熟的同梯,所以沒有任何人敢回答要或不要; 一連一百多人,我也頂多熟三十多個人而已吧。
  車上陷入了一陣不自然的安靜......... 只剩音響中動ㄘ動ㄘ的唱著

嘿~ 哥哥你的老二真的好大 你是不是都喝克寧奶粉長大~
這不是老二這是美國大雪茄 要是你喜歡也可以帶回家..............



  進市區前,終於有人打破沉默忽然發難。「讓我們謝謝車上的將軍兒子吧!! 要不是他,這幾天也不會這麼開心。」 車上開始騷動起來。 「到底是誰?!」 「誰啊??」 眾人的問句此起彼落地發起。
  我腦袋轟隆作響,進入了種既緊張又平靜的矛盾情緒。暗忖是要承認,還是裝傻到底。反正下車後,大夥就田無溝、水無流,不再有所交集。無所謂了......

  我的思考還沒結束,眾人的眼光已經有默契地一致落在我...................遙遙對邊的阿吉身上。

  阿吉之所以叫阿吉,不是因為他的名字裡有個吉字,而是因為他長得像極了前台語童星方順吉。一臉________樣。隨著發言者的敘述,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一切的因由都是他。
  在一開始發下的問卷調查,在他有意無意地向班長洩話,在他隱而不顯的行事風格上。沒錯....一切的一切。 大夥搶著和他握手,揚言要請客,七嘴八舌地大聲喧鬧。有人事後諸葛的說我早就知道,有的則是不置可否。
  成功嶺離台中市不超過10公里,短短的路程不夠大家討論,下車後,只有我一個人得趕火車南下嘉義。我抓緊機會,撥開人群湊近阿吉問他說。 你爸真的是將軍嗎?



他什麼也沒說,只給我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和宿舍大哥的嘴角一樣曖昧難解。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2010/05/21 21:27 2010/05/21 21:27

起跑點 終點線  (下)

Posted on 2010/05/10 15:22
Filed Under R男看世界/嘴砲工廠


  來往兩三句之後,我半絕望地發現;這話題是個通向牛角尖的競逐死局。這感覺不陌生,我和教授的對話通常也是如此無力。

X教授:「R,你要不要轉向B領域試試,想當年我也是從C領域轉來的。」
R:「教授,我只想走A啊....」

X教授:「想當年我也是從C領域轉來的,R!你要不要轉向B領域試試。」
R:「我對B真的不感興趣啊.....」

X教授:「你要不要轉向B領域試試,想當年我也是從C領域轉來的。R!」
R:「B的東西真的非我所好,非我所長啊....」

X教授:「R,這句話我只說一次,也只和你說。你要不要轉向B領域試試,想當年我也是從C領域轉來的。」
R.......(靠....我是中了什麼替身使者的能力嗎?)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絕對不是生與死,而是和一個一廂情願的上位者作溝通。在他們的領域裡,只有我可以溝通人,沒有人能夠溝通我。笨的絕對不是上位者,而是明知不可為而又非得撞得頭破血流的我自己。

  最後班長落下一句:「安啦,我不會說出去的。」之類的話,還來不及告訴他,這並不是說不說出去的問題。他就喝令:「全員小跑步前進!」,快速地向連集合場進行。我沒注意到,前方的連集合場早被白熾的燈光照得刺眼,原本散亂的役男按高矮排列成說話隊型整隊,等到我們小隊入伍。連長簡單的交代幾句,並移交值星背帶後。就開始教唱軍歌、舉手、敬禮、向左/右轉等基本訓練。
  所有的疑懼和不安,就慢慢地被精神答數、口令動作、左右踏步以及根本就不押韻的軍歌歌詞給堙沒了。直到就寢,我望著滿是塗鴉的上舖床板發楞。 想說反正林北就給你裝死裝到底,區區二個禮拜的役期;就算是破冬、破百的老鳥也沒不會像我們這麼天不怕地不怕。

  想著想著....漸漸地就在滿是鼾聲的寢室裡睡去.........


****************************************************************************


  第一天的清晨,醒在窸窸窣窣的人聲中。瞇了一下時間,離起床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左右鄰兵摸摸弄弄,一群人在半黑不明的光線下研究著;試圖想把棉被還原成前晚完美的豆腐乾狀態。朱延平廉價的國軍搞笑片這時成了種警示的形象,有人呵氣,有人用手熨平折皺,電影怎麼演就有人怎麼作。其實棉被上的摺痕頑強得緊,不用五分鐘,幾乎所有的人都折得差不多了。剩下的25分鐘,天色尚黑,又不能說話,全寢百來個男人就這麼你看我我看你,互看到天亮。

  待時針到位,大家等著命令開始晨間活動,誰知這一等就等了一個多小時。這期間只有隔壁連做早操、慢跑、唱軍歌的聲音一陣陣地傳來,直到早飯集合前的前一刻還不停的練習隊型轉換與精神答數。等到時間差不多了,班長下令 盥洗完畢與簡單的早操後,直接帶往餐廳。
  在餐廳,同樣莫名的是,只有我們連隊最早入廳。其他連還在外頭無止盡的「親!愛!精!誠!」踏步中不停迴轉 。

寫給沒當兵以及還沒當兵的人:當兵時要進餐廳吃飯,隊伍是要經過一連串口號和動作才能進場的。班長喊:「進餐廳」後, 隊伍要跟著喊:「親!愛!精!誠!」,在喊口號的同時得完成立正、右轉、稍息。等動作。當然啦,口號及不及格,動作合不合拍,班長說了算。 一開始不玩個三四五六回是進不了餐廳的喔。


  在偌大的餐廳裡,只有一個連隊涼在那,外頭滿是班長們的嘶吼和此起彼落的口號聲。連隊上的人也開始交頭接耳起來。猴子也知道....一定是有什麼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在本連作祟。沒人刁,沒人趕,就差專人微笑彎腰說:「請」了。等到隔壁連入餐廳,又開始在「置板凳、就位、坐下」這幾個分解動作上跳針,他們偷瞄我們,我們也偷瞄他們,互相把對方當異類。
  待全部的人坐定,營長上台重申一次人人平等,你們吃什麼營長也跟著吃什麼的屁話後。才終於開始派飯的動作。打飯班一邊替大家添著乳紅色的稀飯,一邊低聲說出剛剛得到的最新情報。

「聽說我們這個連隊有人的長輩是 !!」


  我用生澀的演技與眾人一起表現出驚訝的表情,一邊含淚吞下稀飯,並暗自咒罵說話沒信用的班長懶叫生瘡,瘡上再他○的多生一個懶叫。





--

PS.乳紅色的稀飯,是因為伙房兵把廉價的火腿切塊丟進稀飯中煮。紅色的色素和白湯融合成草莓樣的青春氣息。實際上吃起來和一般的稀飯沒什麼差別,算是當天桌上最正常的食材。

PS2.葛格是有練過才會吃ㄆㄨㄣ的,小朋友不要亂學喔~~~



(疑?寫到「下」還寫不完,剩下的乾脆一口氣在「完」作結束吧.......................)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2010/05/10 15:22 2010/05/10 15:22

起跑點 終點線 (中)

Posted on 2010/04/23 01:29
Filed Under R男看世界/嘴砲工廠





  大學時,宿舍斜對床的位置,搬進來一個大哥。之所以叫他大哥,不僅是因為年紀的關係,還有一身的講究的行頭。在荷花領系服與藍白拖鞋稱雄的校園裡,燙得筆直的絲質襯衫,拘謹的西裝褲和方頭皮鞋成了他最鮮明的標誌。不時下完課,我還得順路幫他從校園洗衣店裡,拿回他剛乾洗完的各件絨布外套。

  這並不代表說,大哥是個雅痞、公子哥兒。或是什麼豪門小開。粗魯且鄙視女性的言談和道地下港口音,才是他真正的自我。俗豔的古龍水配上人犬共通的名字,把他的格調烘托得無比有力。

  沒錯,貨真價實的俗又有力。

  大哥畢業自南部一個不管聽過幾次都會忘記的高職。因受到親戚看輕,發憤唸書。在碩班考試中,以單科近滿分,另二科近掛蛋的分數低空飛過錄取門檻。讓我開始注意到這個人的,並不是出身。而是莫名圓猾的交際手段。我並沒有打錯字,那個滑的確是帶有狡猾意味的猾。
  明哲保身、乾淨利落、行險事不忘留一手。對上掌握教授帳目,左右與處室人員同學保持適當距離。就連入學的身家基本資料都不忘唬爛一把。父親明明是個退休在家的一介平民,上面卻寫成在某大公司擔任顧問。
  他說,這不是為了面子,而是難保哪天與人交惡,對方看了這些資料下手也會顧忌幾分。就算不到那地步,家裡的細節也沒什麼必要給別人知道得太清楚。

  天知道他是從哪個修羅道一路闖來的,或只是單純的杞人憂天,被害妄想點數破表。但大哥就是一路有效率的挖壕溝、築防火牆地過日子。
  或許是我看來人畜無害,也或許他看我就是沒那個才調對他構成什麼威脅。才會三不五時「教導」我一些招術。

  不久後我離開宿舍,那些步數和作為有沒有機會上場,上場後有沒有發揮什麼作用,我也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很偶爾我會想起他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和幹炮被插的分明比插人的爽等等的白目理論。


----- < 麻煩將所有事件發生的時序自行在腦中修正為 國小 -> 大學 -> 當兵 謝謝~> ------


  回收完問卷,相干雜事弄完,沒坐定多久,班長就將大夥帶往188營站旁的成功嶺郵局辦理薪餉相關業務。成功嶺分局不大,加上他連的人也交叉排隊辦理。各連班長們的肅殺之氣悶得我只想快點完事,好早點離開這是非地。
  彎著腰,遞出身份證和印章後,打著電腦的中年行員冷冷地問說,你有二個帳號,想將錢存在哪個分行的帳號下.。

我說:「南京東路三段那間郵局的帳號,謝謝。」

行員再用機器般的音調問說:「憲兵隊那間?」作最後的確認。

  顧著辦手續,我全然沒察覺....我身旁的氣氛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待全員完事,大夥整隊回寢的路上,班長開始與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

「為什麼你會在憲兵隊的郵局有帳戶?」
"那是國小的時候我爸幫我辦的。"

「你爸是從事什麼工作的?」
"我從來沒問過,他自己也從不說。所以我的瞭解也有限~"

「那你爸在憲兵隊中應該是從事機密性質的工作,至少是個少將吧!」

  沒想到整段對話會誤導到這種地步。我馬上跳起來澄清,說明我老豆只是個普通的商人。但班長卻一臉認真的說.....

「沒關係,我知道令尊有保護自己身份的需要。」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這下大鑊了!!! 



(晚了,要睡了..下次再寫..............)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2010/04/23 01:29 2010/04/23 01:29

電腦雜事

Posted on 2010/02/23 03:54
Filed Under 黑手人生/技客魂

其一
  
過年時重灌老姐的電腦,順便拿他的電腦來放 1080P 的爽片 (Transformer II) 。主機板是 ASUS M4A785TD-V EVO ,接上 HDMI 後發覺有影無聲,玩了一陣後,發覺要進 BIOS 將 HDAudio Controller Disabled 掉才行;不過不知為啥有些秀逗秀逗的....有時有聲有時無聲。

  ASUS 品質啊.....


其二
  
1.不定程式不定時有不明原因無法寫入硬碟。
2.不定時移檔/拷貝會降至 3MB/s 以下。
3.硬碟原廠程式查不出錯誤。
4.換排線後無改善。 
5.BIOS 開始出錯,抓錯硬碟資料。
6.藍色 crash dump 發生的機率越來越高。
7.Memtest 跑四個回合未發生錯誤。
8.開機後進 BIOS 也會當。
9.開機不過電。(有風扇聲,卻不啟動。)

結論:自己測半天,不如搬給別人3秒就解決。


其三

這個年分別測試過 2GB、4GB、8GB、16GB 大小的 1080P 影片檔,暫先不考慮影片長寬比和時間長短所造成的影響。4GB ~ 8GB 的差距已經很微妙了,8G以上的世界....就不是我的瞳力所能及的了。我畢竟沒有血繼限界啊........


其四

安裝了 Hinet 的 HIFree 軟體。我今天花錢向 Hinet 買服務,沒想到這間公司會回饋給我一個歌單爛還限定按下一首按鈕不能按太多次的線上收聽軟體。這都算了,還給我跳廣告。我真是好傻好天真才會相信 Hinet 有心要推什麼好東西....


其五

過年順手將手上有些秀逗的 Ram ,拿去原公司換新,其實早想要換了, 但平均不關機一個月也才當個一次,人就這麼懶了下來。這次趁著幫修他人電腦時,才想說順便吃個紅豆餅換換 Ram 好了。踏上六樓,不愧是以老闆慷慨出名的公司,辦公室整潔明亮還頗大,一臉橫肉的職員說換就給換連個理由都不問,還細心的幫挑顆粒。我以前是不迷信啥顆粒序號的,但這次插上別人挑過的 Ram 後,不只整個人明顯變高,身體也變壯了,自信又回到了我身邊!喝呀!原來用的 9950 black edition 從 2.6G 上 3.2G 不加壓也穩穩跑,實在是很感心啊.....


其六

我的 icash 卡又壞了,換新一百元。我每天每年向高清愿上繳那麼多錢,有種我作你的客人還得被剝二層皮的感覺啊...... 但撇開 icash 不說,要用人生挫折界的霸主 - 連勝文 的悠遊卡我又有更大的不爽。

吾友說得對 Don't be evil , Be RICH !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2010/02/23 03:54 2010/02/23 03:54

解決 Zoom G2.1U 使用 USB 介面錄音時引起的音響延遲

Posted on 2010/02/01 09:50
Filed Under 黑手人生/技客魂

g2.1u


  窮人界的明燈,集鼓機、USB界面、踏板、綜合效果器、調音器(疑?)於一身,Zoom 的 G2.1u 是吉他界的健達出奇蛋;好吃、新奇又好玩。不知道是我的關健字下得不好還是如何,使用 G2.1u 的 USB 界面錄音時,彈奏的聲響會比動作慢個半秒至一秒出現,這個問題不大看得見有人提。

  一樣是胖子,但又不是每人都愛玩 Echo Etude,媽的還只有後面那一層聲音搞屁啊啊啊。時間的延遲已經到了完全無法作業的地步,但查到的解幾乎都是勸人改轉 3.5mm 接頭,走音效卡的 mic 孔;但哪有買健達出奇蛋但不玩玩具的啊啊啊!
  直接聽機器的 output 是沒有延遲的,所以我猜問題應該是發生在音效卡的 Buffer 設定上(G2.1u接上電腦後,Windows會自動被判定成一張USB音效卡。)。但在 zoom 官方的手冊上找不到任何和 Buffier 有關的字眼,看來要從軟體下手。
  原來用的 Audacity 太陽春,改換 Adobe 的 Audition 3。在 Edit -> Audio Hardware Setup... 中翻到了Buffer Size 的設定。不過一如猜想...將數值調小,延遲的問題只改善了一半爆音就爆得亂七八糟了。

  原想放棄,卻無意在官方的網站上找到 ASIO Driver,上頭寫著「ASIO Driver offers lower latency in recording to a computer-based DAW application.」。但一如關鍵字所說,只有 XP 和 Vista 的份,win7 64 想硬上是上不了的。

  只好改用第三方的 ASIO Driver 。正好 ASIO4ALL 在一個多月前釋出 2.10 Beta ,可上 win7 64。無病無痛的安裝完後,再進 Audition 設定 Audio Driver 以 ASIO4ALL V2 為預設即可。

  試用後效果非常好~~~ 不知道是 Driver 的關係還是 USB 界面的關係;還是 G2.1u 除噪的功夫好。聲音乾淨且不走樣。剩下的...就是到網上去參考別人調的 tone 來玩耍了。
 相關文章 
2010/02/01 09:50 2010/02/01 09:50

About

by R男

Notice